第二百二十九章 夜行(1 / 1)

灰塔的黎明 湖中羊 2352 字 3天前

3k小说网3kxs.com,最快更新灰塔的黎明最新章节!

夜晚的结发镇,出奇的安静。作为一个伐木工为主导的小镇,它本不该在伐木季的夜晚这么安静,或者说它可以安静一整*,唯独伐木季这几天才应该是它最欢腾的时候。碎石作为基底组成的街道仿佛失去了发声的能力,只能徒劳的用风声来表达自己的不满。这么说也不准确,在酒馆的门板于起司背后闭合发出闷响之后,夜空中也开始下起了零星的小雨,雨滴打在地面上,屋顶上,发出噼啪的轻响。

法师拉上兜帽,他不喜欢雨天,因为他所经历的雨天总是没好事。不过雨天也有一点方便,那就是寻常人不会特意选雨天出门,即便出了门,视线也总是被雨水压的很低,注意不到本可以注意到的事物。所以雨天会跑出来的不仅仅有青蛙和蚯蚓,在雨幕里藏着很多其它东西。

伸出手接住几滴雨水,接着随手将其抛向空中,逆流而上的水滴与从天而降的雨滴碰撞,张开变成一道薄薄的水幕,浮在帽檐的前方。这种小把戏持续不了多久,但兜帽过于宽大的帽檐要是被雨水打塌下来却会影响视野。今晚,起司必须看的非常仔细才行。他的眼中闪动起魔力的光芒,在魔力视觉的世界里,黑暗和雨幕都不是问题。同时,起司也注意到,他**通过魔力在街道上看到那些淡蓝色的发丝,而这不意味着它们不存在。

其实在观察常春藤酒馆父女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当时他拿出黎明之息来照出那些发丝,看似是为了方便剑七他们这样不具备魔力视野的人能见到罪魁祸首,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实验。起司用魔力看到的发丝,在离开病人的头发一段距离后就会变淡直至消失。而用提灯里的光照出来的发丝则不会有这种现象,显然相较魔力,晨曦的第一道阳光更具有穿透力。那也是自然的,黎明,可经常被描述成刺破或撕裂了夜幕的利刃。

用利刃划开的,多半是人们所不喜的东西。夜晚有很多种,壁炉旁的夜,被褥中的夜,有亲人陪伴的夜,它们是让人觉得温馨的,舒适的。在旷野上的夜,在树林中的夜,在空荡陌生房间里的夜,同样的夜晚,不同的环境却也能让人不安和恐惧。夜还是夜,**巨大的光明来填满所以是夜,正因如此,夜总是可以牵扯出人内在的情绪,将它们放大,从来不存在恐怖的夜或温馨的夜,只是人在夜里觉得恐怖或温馨。

而那都是对于常人来说的,那些自以为在阳光下就安全无忧的人。灰袍们都明白,整个世界**一刻不在变化,**一个夜晚是相同的,**一次日出照旧如常。*象皆逝,唯真理不变。在这种认知的影响下,日与夜对于起司只有物质上的区别,对他的心理无法造成任何的影响。漫步在夏夜清冷的雨中,法师走的很快,但他并不着急。不一会,小镇的出口就在他眼前,还有出口旁边燃烧着火炬的木屋。

下雨对于起司来说或许有千般不适,但他得承认,这场小雨对于帮助自己隐蔽行踪来说确实很方便。雨声掩盖了脚步声和脚印,雨幕也让人的眼睛难免失真,尤其是火光照在雨滴上,千条雨丝就像是千面镜子,反射出的光影最能迷惑双眼。负责关卡的守卫只觉得眼前一花,思绪就慢了下来,眼睛里看到的东西也变的模糊。这样的情况在他自己感受中只维持了一瞬,他很快重新调整了视线,重新看清了世界。但事实上,那一瞬并不短暂。

信步走过关卡,起司的目标非常明确,他要去小镇的取水处,也就是下午遇到班扬的地方。他并不是口渴了,况且雨天的河水也往往比平时还要浑浊,他要去那里是为了找一个人,一个同样在下午和他相遇的人。那名瘦弱异常,被班扬称作女巫的**。不管怎么说,一个在镇外的林地里生活了三*的人总该对小镇的异常有所了解,甚至很可能自身就与这异常有关,向她打听总是没错的。这也是法师**点亮提灯的原因。

黎明之光对于某些存在来说太刺目了,还是让它只在需要的时候亮起比较好。这么想着,起司眼中的魔光变的明亮了一些,既然已经出了镇子,他就不怕两眼冒光的样子被人看到,反正就算真有倒霉蛋看到这样的他,估计也会错把一身灰袍两眼冒光的形象错认成雨夜里出来游荡的幽灵。而将更多的魔力用于魔力视野,则能让法师看到更多他想要看到的细节。比如,在被伐木工粗暴的赶开之后,那个女人的去向。

雨水让河边浅滩上的脚印变的难以辨认,为了追踪,起司只能诉诸于魔法。好在,他在草原上那么长时间,并非一无所获。双目放光的法师半跪在地上,将手掌与湿润的泥土贴合。雨水冲刷在他身上,好似这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块石头。渐渐的,某种回应从掌心里传来,带着模糊的信息和更多无意义的回荡。法师重新睁开眼睛,甩了甩手里的污泥,他毕竟不是萨满,从自然中获取的信息有限。不过这有限的信息对现在的他来说已足够。

用手指轻挖出些许的泥土,将其朝向天空让雨水打湿,那些落在起司手指上的水珠**散落,反而包裹着泥土变成了一滴拇指大小的浑浊水球。法师轻轻转动手指,那颗水球则像是活了一般始终保持在他的手指尖端。手指,指向矮树林的方向,水球却朝右侧轻微偏移。于是起司开始调整自己手指的朝向,保证那颗水珠始终位于他的指甲正中。在确定了方向后,他开始按照指引前进。导引这个法术的并不是他,也不是什么恶魔妖精,是他脚下的这片土地在倾听了起司的请求后要求他这么做的,那滴浑浊的水球,可以算作是这片土地的显化。

绕过矮树林,越过碎石滩,荆棘缠绕着树干,鲜红的莓果被雨水洗的如宝石般璀璨。终于,起司在那些带刺的藤蔓和仿佛要把自己塞进他嘴里的不明浆果丛后面找到了一处看起来会有人居住的地方,那是一片林地的中央,灌木和树丛在其周围组成了天然的围墙,要不是依靠着引导,起司都有可能在这天然的迷宫中费上些许精力。而耸立在那里的,是一座看起来被遗忘了段日子的废弃房舍。房舍的样式和结发镇的类似,只是因为*久失修,碎石基底中间的灰浆已经有所剥落,恐怕再过不久就会被自然所摧毁。

这里曾经是一座伐木小屋,是附近森林还茂密时伐木工在伐木间隙休息和补给的地方。现在,它则成了一处庇护所。只是不知,它到底庇护了什么。